西安信息港

当前位置:

荷塘有奖金征文英侠女红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西安信息港

导读

一  这是一个小山村,位于诸暨南乡,坐落在山湾里。  村人主姓杨,据传杨氏祖先曾是吴越国的武将,因得罪权贵被朝廷追杀,躲避在此并繁衍发族。山

一  这是一个小山村,位于诸暨南乡,坐落在山湾里。  村人主姓杨,据传杨氏祖先曾是吴越国的武将,因得罪权贵被朝廷追杀,躲避在此并繁衍发族。山水养人,人丁兴旺,尚武之风,代代相传。白天,村民们或上山砍伐,或下田耕耘,或外出做手艺活。夜晚,松明火映照村后道地,年少年壮的,先是站桩立马,而后捉对厮杀,拳来脚往,提枪弄棒;年老的则站在一旁,不时地指点、示范着,练习完后,就给他们灌输习武的宗旨:崇尚武德,扶正驱邪。传承武术,强身健体。所以,从这个小山村走出来的男人们个个一身正气、武艺高强。  崇尚武德,对大英雄来说,是忠于国家民族,而对一般人来说,那是侠胆仗义。杨小龙是一个裁缝师傅,擅长女红,别以为他只会飞针走线,据村中老者回忆,他武艺高强,曾三次出手打得强盗喊爹喊娘,惊得歹徒目瞪口呆,斗得武举人废了男子身。打抱不平,古道热肠,赢得了村人们的尊重,还赢得了姑娘的一颗芳心。    二  杨小龙个子不高,长得像女孩子一般。十六岁时,父母见他不适宜做石匠、木匠,就叫他去学了裁缝。  一年打杂,二年学艺,三年满师,杨小龙就独自为人裁衣。初冬,村子里的金财主要嫁女,杨小龙就起早摸黑做了整整一个月的嫁衣,圆满收工。这一天,晚饭落肚,账目结清,杨小龙点头告别,翻山回家。天上淡月疏星,山道忽陡忽缓,衣兜沉沉的,他时不时地摸上一把,一个月的工钱不是个小数,能捉一头小猪。  再翻一座山,就到了村口。早出晚归,忙于生计,好几天没去练武场了,今晚该好好地去打几套拳,出一身汗。山道转了个弯,前面站着两个大汉,杨小龙迟疑了一会,涨着胆往前继续走,不料大汉手一拦,挡住了去路,也就在同时,身后柴窠蓬中又猛地钻出了三人,随即散开了,与前面两人一起,将杨小龙围在了当中。  三县交界之地,天高皇帝远,常有山匪强盗拦路抢劫,甚至被杀人灭口。要是一对一或者是一对二的话,杨小龙的武艺不会占下风的,可现在对方是五个,个个膀大腰粗、满脸横肉,腰里还别着家伙,要是硬拼的话,自己肯定要吃亏,说不定性命也要被结果了,只好双手直落,站着不动。  这时,上来一个矮个子,搜了他的身,把裁缝包扔到了地上,袋里的铜钱全被搜走了。为首的头目戴着汤罐帽,接过铜钱,掂了掂份量,黄牙一露,朝杨小龙挥了挥手。一个月的辛苦,转眼间就没了,他着实心痛。现在,要紧的是尽快离开,喊来村里人夺回铜钱,狠揍一顿这帮强盗。杨小龙刚抬起腿,“汤罐帽”大概觉得不妥,就改变了主意,叫背包裹的家伙拿出绳索捆绑住了杨小龙,押他到庵堂去,烧点东西填填肚子,顺便打上几圈麻将。  每年,杨小龙都要给庵堂的师太做素衣,彼此很熟悉,看到裁缝师傅被绑了“票”,师太一连串地念着“阿弥陀佛”。强盗可不管陀还是佛,眼睛一瞪,把师太关进了厢房,把杨小龙拴在了大殿的柱子上。背包裹的家伙来到了伙房,烧水、杀雄鸡,其他几个围坐着搓起了麻将。  绑人是强盗的专长,杨小龙双手被反绑着,那根绳索就像一条两头蛇,从后颈沿着两只胳膊往下缠,一道一道,将手臂缠得像粽子一样,手腕相叠、缚紧后,绳头回了上去,使劲一提,与后颈的绳索打上一个死结。这种绑法,民间叫做“神仙吊”,意思是就是神仙也无法挣脱。杨小龙弓着背,暗暗都用了几次缩骨功,由于被绑得太死太紧,始终无法动弹。大殿中央,观音娘娘手持着净瓶杨柳,端坐在莲花座上,看着杨小龙,杨小龙也看着观音娘娘。  “汤罐帽”牌技不高,手气也臭,不断放炮,铜钱输了不少,恼火得一把抓掉了帽子,露出了光兔头。十多岁时,杨小龙与村里的小伙伴一起也玩过麻将,不赌钱,输了就戴一顶高帽子,或者掏出几颗炒黄豆。赌博靠运气,更靠智慧,杨小龙很少戴高帽,更多的是吃炒豆。此时,站在“汤罐帽”的左后方,隔着几步路,他都能看清牌面,就随口指点了几下。  一经指点,“汤罐帽”转输为赢,铜钱进袋了,心里高兴了,他起身走到杨小龙跟前,把绳索放松、放长了一些,以便让杨小龙看得更清楚些。夜风吹拂,伙房飘来了阵阵鸡肉香。“汤罐帽”赢了铜钱,还想再赢,其他几个输了铜钱,想翻回来,大家都不肯歇手,全神贯注玩着,。杨小龙知道时机到了,他运用了内气,一点点转动着手臂,活动着手指,绳索就像一条发软的死蛇,无声地滑落了,他迅速钻入麻将桌下,说时迟,那时快,双手握住了两只桌脚,飞旋着往上一拱,顿时蜡烛灭、麻将散,两个家伙正伸长项颈出牌,被板桌打碎了下巴骨,痛得哇哇大叫。  瞬间,大殿内一片昏暗,杨小龙把板桌罩在头顶,灵猴舞伞,左腾右跃。“汤罐帽”没有半点防备之心,一时懵了,待神志转清,刚想还手之际,不料被桌角重重击了一下,胸口一塞,瘫倒在地,其他几个不是撞到了腰,就是打到了背,一个个呲牙咧嘴叫唤着。  大殿内的打斗声、叫喊声,传到了伙房,那个家伙知道出了事,举着火把就赶了过来。火光一照,他们才辨清了东南西北,毕竟是匪冠出身,经历过场面,从地上爬起来,四下分散,各占据一根殿柱,绕柱躲避,瞅准机会,这个上去踢一脚,那个上去打一拳,杨小龙只好不停地变换脚步,公猴跳山,母猴越涧,致使对方拳脚成了虚晃,即使打着踢着,也没多少力道。有一个家伙飞身而起,想来个泰山压顶,杨小龙往旁一让,那家伙坐了个空,实实地一个屁股墩。  顶着板桌周旋,多少有些吃力,再说对方野狗似的一群,自己孤身一人,双手难敌众拳,难免顾前顾不了后,该了断他一个为好。杨小龙立刻走了个虚步,卖了个破绽,一家伙伸腿踢来,他将桌子一侧,手持桌脚,呼地划了个大圆,那个家伙脚骨就断成了两截。  “汤罐帽”背靠着殿柱,一直没什么动静。杨小龙基本步扎实,桌子舞得像陀螺,得心应手,盗寇一个接一个伤着,再不敢出手了,看此情景,“汤罐帽”沉不住气了,一步窜出来,抓住了一只桌脚。他的手短脚粗蛮力足,一个劲地猛攻,把杨小龙逼到了墙角。这时,“汤罐帽”的喽啰们一个个拔出了短刀,如蟹钳状从左右两侧包抄过来。要是让他们近了身,还会有性命吗?背靠实墙,绝地反击,占据主动,冲出包围圈。见“汤罐帽”与自己相隔一桌,杨小龙双手顶住桌沿,身子往下一蹲,笨猴弹腿,一脚踢中了“汤罐帽”的小腹。  “啊唷唷……”“汤罐帽”倒退了几步,杨小龙把桌子一掀,毛猴钻圈,连翻两个跟斗,落到了门口。就在这时,村上的人们举着松时火、拿着刀棍,一路高喊着直奔庵堂而来。  原来,杨小龙与强盗打斗之时,师太趁机溜出了厢房,抄近路来到山下练武场。听说杨小龙被人捉了,村民们哪能忍受?袖子一撸,器械一拿,浩浩荡荡赶来了。愤怒的村民看到眼前的强盗,怒火顿生,拳如雨下,他们一个个抱着头喊爹叫娘的,身上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的。他们用绑杨小龙的绳索,把他们一个个像带鱼串似的绑连起来,在庵堂大殿上冻了整整一夜。  第二天,官府派来了差役,将他们押下了山,等待他们的是牢狱之灾!    三  秋风起,树叶黄,剪刀尺子忙,谁家要想请杨小龙前去做裁缝活,那需要排队挨号等着。  邻县的一个山村,一户姓苏的人家,半个月前就来喊了的,说是要给两个儿子做寒衣。这是新东家,清晨,杨小龙便出了门,他使出了轻功,行走如风,不一会就到了。  苏姓人家,平房小院,在村口木桥边,男主人三十好几,杨小龙叫他为苏大哥。苏家是外来的,早年老家遭水灾,苏大哥的父亲带着妻儿一路做着小生意,来到了该村,在此落了脚。十多年前,父母双双亡故,苏大哥接过了父亲的生意担子,育菜籽、贩小猪、卖茄秧,并娶了一个诸暨的姑娘为妻,生了一对双胞胎儿子。  杨小龙发现,正对着苏家门口摆着一只大石捣臼,臼口需要两人才能合抱过来,他很是纳闷,这捣臼咋会放在门口?苏大嫂在烧早饭,出来打了个招呼,笑容很是勉强,似乎有啥忧虑。苏大哥正打扫着地面,不解的是,畚斗里不是垃圾,而是几片碎瓦砾。杨小龙抬起头,见平房的屋顶上有手掌大的一个洞,透着亮光。“这是怎么回事?”杨小龙问苏大哥。  苏大哥无奈地摇了摇头,露出了苦笑。吃早饭时,经杨小龙再三催问,他才慢慢地道出了原委。  做小生意,一年到头虽赚不了大钱,手头还是比较活络的。村里个别人惯于“欺生”,见苏家日子过得滋润,眼晴就发热了。他们一次次进院登门,今天借个三个铜钱,明天借一件蓑衣,都是“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复返”。他们还暗地里使小动作,好多次,苏家的鸡鸭不明不白地消失了,青菜、萝卜无缘无故地被拔起了。面对如此尴尬境地,苏大嫂紧紧搂着两个八九岁的孩子眼泪一把把的,苏大哥像吃了“闷药”似的,蹲在门槛上,半天不开口。  “强老三”是村里的赌棍,早些年他跟着一个“拳师”在街头卖过狗皮膏药。这些年,以“推牌九”为业,因会一点“三脚猫”功夫,常带着一班小混混到处寻事打架。  古代官府抓赌,如果是麻将,多抓四人,如果是牌九,则满屋的人都要抓走。“强老三”打的是牌九,风格是“追子赌”,即局输了,第二局加倍下注,以此类推。每天晚上,不分输赢不歇手。  昨天傍晚,苏大哥前脚刚进门,他后脚就来到了,眼睛红红的,开口借十块大洋。十块大洋不是个小数,可买两头大肉猪,苏大哥实在拿不出来,又不好得罪,就将几天来所赚的零碎铜钱全给了他,“强老三”的脸色很是难看,他狠狠地瞪了一眼就离去了。  半夜时分,屋外响起了一阵杂乱的脚步声,突然间,“砰”的一声,一块石头“飞”上了屋顶,“哗……”瓦片掉了下来,孩子吓得哇哇大哭。两口子不敢开门,一大早苏大哥开了门,突然发现溪坑边的那只大石捣臼,竟然“走”到了门前。  漏洞要补,捣臼要抬走,苏大哥准备去喊人帮忙,被杨小龙拉住了。这时,门口道地上,对面的弄堂口,站着一些看热闹的村民,有几个还说着风凉话。按常规,瓦破屋漏,需在墙上搭木梯爬上去理出一条瓦路,去旧换新。杨小龙可不需要这一套,只见他长衫一撩,往腰间一塞,双手握着几张瓦片,快速奔跑几步,猴走悬崖,掠过一个影,墙壁上几乎没留下脚印,就飞身上了屋顶,像燕子一样停在了瓦面上。  飞檐走壁,以前只是在说书先生那里听过,今天就在眼面前,人们一脸的惊讶,一些人围了过来问这问那,苏大嫂告诉他们这是娘家表弟,孩子的舅舅,做裁缝的,顺便把漏瓦理一下。这时的苏大哥满脸挂着笑,与村人点着头,拎起一只竹篮准备去街上买点荤菜回来好好犒劳下杨小龙。  这时的杨小龙在屋顶施展轻功,脚踏瓦片,人如云朵般漂浮其上。屋后不远是一座小山,草茂柴密,山中的一只雉鸡看见了,“喔”一声惊叫,钻出了柴窠蓬,翅膀一张,在空中盘旋起来,似乎要与杨小龙比一比。“荤菜”送上门来了,怎能不要呢?漏洞有碎瓦,杨小龙拿起一角,猴子弹爪,如箭般飞出,正中咽喉,雉鸡歪斜着倒垂而下,“啪”地跌落在门口捣臼里,足有三四斤。  悬空打飞鸟,不要说手扔石子了,就是猎枪灌满雾砂,也不一定打得着。众人见此神功,禁不住拍手大声叫好。  瓦理毕,漏洞补好了,杨小龙一个跟斗翻下,落到了地面。  石捣臼总不能摆在门口,几个壮汉站了出来,想给滚回原处,可实在太重了,难以移动。  看着石捣臼,杨小龙的手就发热了。捣臼开口向上,不像石锁有环,也不像石担有柄,要是失了手,那可是颜面丢尽的事。年轻气盛,想的是成功,只见杨小龙双手搭在臼口,气入丹田,随着一声大喊,“呼”一下捣臼离地,像帽子一样举上了头顶。围观的人们一个个惊讶得大张着嘴,让出了一条道,杨小龙举着捣臼大步流星走着,来到了溪坑边,往前一抛,猛然出掌,倾刻间,捣臼成了碎块五花糕,散落溪水中,身后顿时爆发出了热烈的掌声和叫好声……    四  这一天,东家只有半天的活,中饭后杨小龙裁缝包一打就赶往新东家。新东家在自己村里,需翻一座山。山路古道,像一根灰白色的绸带,连接着村村庄庄,人们走亲戚、卖山货、上京赶考,都在这道上来往,碰到熟悉的,杨小龙都要热情地打一声招呼。  这时,前面走着一个女子,背后看去,身材高挑苗条,像一株刚放叶的春竹。杨小龙走路很快,没几步就赶到了她的前面,稍稍回头,见是一个姑娘,眼睛大、鼻梁挺、皮肤白嫩,感觉在哪里见过,只是一时想不起来了。两人对视着,姑娘露了一个淡淡的微笑,并点了点头。显然,她也认得自己。姑娘一手提着小包,另一只手捏着一块手帕,“请问姑娘去哪里?“”杨小龙问道,姑娘没回答,而是用手指了指前面的庵堂。  今天不是初一和月半,也不是观音娘娘的生日,去庵堂干什么?即使要去拜菩萨,也该背香袋、拎香篮,怎会带着衣包呢?“是不是遇到为难的事?”杨小龙开口一问,姑娘鼻子一酸,眼泪像拉开了闸门,一下子窜流了下来,见这梨花带雨的,杨小龙一时慌了神,不知如何是好。这时,师太走了过来,没有言语,拉着姑娘便进了庵堂。 共 7533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精囊炎影响精子质量不利生育
昆明治癫痫的研究院
云南女性癫痫病医院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