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信息港

当前位置:

寒夜

2019/09/14 来源:西安信息港

导读

朗溪镇张家村的木柴师傅张圣海,别人都叫他张师傅或木桨师傅,中高个子,身体强状,表情慈祥而严肃,剪着一个大平头,出生于六十年代末,初中毕业。因

朗溪镇张家村的木柴师傅张圣海,别人都叫他张师傅或木桨师傅,中高个子,身体强状,表情慈祥而严肃,剪着一个大平头,出生于六十年代末,初中毕业。因此,他的样子是与众不同的,和村里仅有的几个男人一样,显出是有知识的,正派的神气。平常,他便要求儿子礼貌待人,特别重视儿子小时候的教育。
他想:小的时候管教不好,养成恶习,大了还得了。
东西逐渐地模糊了。天上已经有稀稀疏疏的星儿在闪烁。在过去,还未上学的儿子文博早已经回到了家里。那时,通常天才刚开始降幕。
现在,张师傅正坐在厨房傍墙搁的一条长板凳上,吸着一支独秀烟,弯弯曲曲的烟子徐徐上升。铮妈妈正在忙着做晚饭。
文博还在邻居家里玩。他十分恐慌的样子,值到主人家要开始吃晚饭了,才悄悄地溜走。
一切准备好了,男主人走出门来,院子里仅有凳子。但他还是大声喊道:“文博!文博!”
文博朝家里走了没有多远,便停了下来,看着黑夜发愣。他感到头晕沉而空白,既害怕那张严厉的脸又害怕将受到的责罚。张师傅的脸在他的头里清晰地出现了好几次,现在又无故地出现了。紧接着,一件事在他的眼前呈现出来。
那是在前几天,他经不住诱惑,趁没有人溜进土里偷别人家的橘子。可碰巧被一个过路人见着。他告诉了主人。主人来到家里把事情和张师傅说了。
结果,文博的背、屁股被张师傅用竹枝抽出了很多红胀的条纹,教他只能侧着身子睡觉。
终于,小男孩朝家里慢吞吞地走去,虽然心里还犹豫不定但脚步却一样朝前迈。临近家了,心里反倒不恐慌,若无其事一般。
张师傅和妻子坐在靠侧壁安的一张方木桌旁,背靠在墙上,十分劳累,疲惫。他的左手放在桌面上,旁边一杯浅绿色的茶正冒着白气。桌面上,瓷钵里的辣椒炒萝卜还剩小部分,一副干净的碗筷。
突然,清脆的脚步声传进来。既而,一个小男孩跨进了屋里。只见他一张异常的,若有所思的脸,格外显得不安。
铮妈妈看到了儿子,不由得笑了,担心地问道:“怎么现在才回来?”
文博不知道如何回答,一时又找不到借口。
突然,张师傅脸色大变,严厉起来,仍旧望着前方,吼道:“过来!”
文博心里有数,马上忐忑不安,看了一眼张师傅却没有走动。
铮妈妈生气地大声道:“让他先把饭吃了着。”
张师傅却又道:“听到没有?我有几句话要问你。”
铮妈妈又道:“你让他先把饭吃了着!”准备去端碗盛饭。
文博无故伤心起来,仿佛受到了极大的委屈,很快泪水盈眶,可怜巴巴的样子。
“听到没有?”文博不禁微颤抖了一下,害怕地走了过去。
同时,铮妈妈担惶地来到小男孩的旁边。
男人却厌烦地道:“你该做什么就只管去做什么。这些事情你不懂!”
铮妈妈生气地道:“我是不懂,你什么都懂!”
张师傅有点生气了,用厌烦的口气道:“你把桌子上的这些东西收拾干净就可以了,其他的你不用管。”
铮妈妈只好静静地站着。
张师傅望向文博,接着问道:“你今天下午干了什么?”
文博俯视着地上,心剧烈地跳着,一时不知所措,觉得说出来也好也不好,犹豫不决。
“你耳朵聋了是不是?”
“快点说出来。老实地说出来就没事了。”不等文博回答,铮妈妈忙道。
文博一样犹豫不决,难以启齿。
“看来你没有把我说的话当回事,当作耳边风了。”
“快点说出来嘛,硬要挨打了之后才讲。”铮妈妈乞求道。
“好好和你说,你却不听。快点,再给你次机会。”张师傅用温和的语气道。
不过,文博把话提到了嗓子眼儿,始终无法脱口而出。
“快点把它讲出来,然后承认错误,保证以后不再犯就行了。”一会儿过后,铮妈妈忙道。
“谁说承认错误,保证以后不再犯就行了?”张师傅怒火中烧,匆忙向门外走去。
“趁你爸还没走出去快点把它说出来。”
文博局促不安起来,既后诲先前没有说出来又害怕将要受到的责罚。
“你劝他干什么?他个杂种,既然不听话,听不进大人的好言好语,就教他见老子的功夫。”张师傅跨出门去。
“等你爸回来了一定要讲出来,不然,只是自己受苦,听到没有?”
“看来你真的是要被打了一顿才过得。”
张师傅在附近自家的一片树林里摘了一条粗长的竹枝,除去枝叶,光溜溜的,很快回来了,站到女人身旁,让文博转过身来。
铮妈妈又忙道:“现在把它讲出来,讲出来就不会被打了。”
不过,文博却麻木了一般。
一会儿过后,张师傅愤怒难忍,左手抓住文博的左肩,把他稍微旋转,握鞭的右手狠劲地挥舞起来。
“老子看你不讲,你个杂种……”他一边狠狠地抽一边喊着,即时尖叫的哭声响起来。
房子另一头的厨房里,一对夫妻正在用餐。那个瘦高的男人终于站了起来。他朝女人道:“我过去看一下。”就准备走出屋去。
女人当即愤怒道:“干你什么事?”
铮妈妈惊叫起来:“你下手轻一点嘛。”
她赶紧伸出手去制止。她的手被击了一下,“哎呀!”又赶紧收了回来。
她只好站在一边,泪水不听话地流了出来。她的眼睛很快就迷糊了。
张师傅打了一阵子后,终于停了下来,问道:“你讲不讲?”
文博一边抽噎着一边呜呜的轻微哭泣。
一会儿寂静。
铮妈妈催促说,快点把它讲出来。
但无用。
于是她接着道:“快点,快点把它讲出来,讲出来了就不会被打了。”
“你个杂种,老子看你是还没有被打够。”
张师傅又挥舞起竹条来。立即,尖叫的哭泣声又从屋里传出来,女人一会大声叫他下手轻点,一会儿大声叫他快点讲出来。
文博不停地因痛疼而发抖,向前移动脚步。他气愤起来,压根儿不想讲出来了。
突然,一对年青的夫妻走进屋子里来。大家于是热情地微笑着招呼。因此,张师傅停了手。
他们道:“还以为你们在吵架。”
于是,张师傅便把文博今天下午偷人家橘子的事讲了一遍。
,张师傅大声的惭愧地喝道:“若不是老运上门来告诉我们,我们一点都不知道。”
稍微一顿,张师傅接着道:“在前几天他才去偷橘子,也是被谁看见了,主人找上门来,被我狠狠地打了一顿,他保证说以后不再犯,谁知他今天又犯,把我的话不当回事。唉!真是气死人了。这孩子一点都不听话。”
那青年男子插话道:“当耳边风了。”
张师傅哭笑不得,道:“是嘛。真是太不听话了。”
铮妈妈和丈夫一样,仿佛他们是正义的行为。于是夫妻俩慷慨陈词。,铮妈妈气愤道:“也不知文博是傻呢还是怎么了?始终也不肯讲出来。”
那青年女人道:“傻肯定不傻,平时你看他哪点像个傻子?可能是被木柴师傅骇怕了,一时说不出来。”
铮妈妈忍不住笑道:“这倒是事实,他狗日哩下得手。他身上肯定又起了很多红疙瘩。”
一会儿过后,陆续有人走进这间屋里。他们还以为张师傅两个又吵架了,同样是来劝解的。
于是,张师傅又把文博头人家橘子的事讲给他们听。
然后,他们都说:“小孩子不乖就该打!”
人们便高兴地聊起来,数落自己的孩子,还举出实例来,如开玩笑一样。于是,不时引发哗然大笑。
临走时,他们望向文博笑道:“听到没有?以后要听爸爸妈妈的话。爸爸打你是在教育你,是为你好,等你长大了以后自然就会明白的。”
不过,文博只是呆站着,也不知是不还是不想或是其他原因使他没有开口回答。
张师傅便厉声道:“你没有听到?不知道回答?”
其他人便忙道:“听到了,听到了。他肯定还害怕,吓得不敢说出来了。”
张师傅又准备挥条打文博。
其他人忙阻止,急道:“算了,算了。”
铮妈妈又道:“我说这孩子傻就是这点。问他,他什么也不讲,你嘴皮都说干了,他还是不讲。”
其他人便纷纷笑道:“可能还是被张师傅骇怕了。”
可小男孩突然向门外走去。连他本身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仿佛身后十分危险。走过了房侧的牛圈,文博受惊似的跑起来,身后好像有什么凶猛的野兽在追他。很快便来到山腰的田埂上,看着人家零星的灯火,不知该往哪里走。不过,他觉得到谁家去都不好。因此,他躲在了牛圈一间堆放着的几捆干柴的缝隙里。他的肚子在一阵阵地隐隐作痛,感到冷飕飕的。现在,他多少有点后悔出来了,回想先前为什么跑出来的原因,脑里却空然一片。
夫妻俩目送人们走远了,回到屋里。
铮妈妈问道:“文博呢?”
他们把屋里屋外看了一遍,也没有见到他。
于是,张师傅朝楼口大声喊道:“文博。文博。……”
没有谁回答。张师傅还是咚咚地踏上楼梯,来到楼上开灯看个究竟。灯被打开了。被子好好的叠着。
随后,一条手电筒在附近晃荡,不时会有汪汪的狗吠声。但还是没有找到文博,他都不在别家那里。谁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一群人站在门口便讨论起来,发表各自的看法。铮妈妈泪水盈眶,终于忍不住,一颗棵顺着她的脸浃流落下来,使她眨了眨眼。
终于,有人把目标定在牛圈。他道:“他很有可能藏在牛圈。这么晚了,他还能去哪里?”既而,人们便抱着一丝希望,焦虑地找起来。
果然,手电筒照见了一双脚。
大家松了一口气,叹道:“果然在这里。”
然后高兴地笑起来,道:“找到就好了。”
张师傅接着道:“快点出来,你藏着在里面干什么?”
人们便又道:“肯定是被你骇怕了。”
文博不知如何是好,犹豫不定的样子。
张师傅便厉声道:“没有听到?”
终于,文博扭扭捏捏地走出来。只见他郁闷不欢的样子。
铮妈妈忙牵着小男孩的手。文博感到手十分温暖,很快传遍全身。
人们便道:“以后一定要听话,千万不要再这样做,像这么冷的天气,既让大人担心自己又自己受罪。
女人道:“我才是说他有点傻。”很快人们又散去。

共 4018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小编读完这篇小说,感觉还不错。只是觉得作者似乎想要说很多东西,但每一样都说的不甚清晰,需要读者自己揣摩,这对于一篇小说来说,也好也不好,关键看读者的态度和心思了。还是很好的一篇小说,人物把握的很好!期待您的新作!【编辑:左黄右苍】
1 楼 文友: 2009-12-20 21:1 :11 铮妈妈的“铮”,何解?还有文首的木柴师傅和木桨师傅,哪个为准?只是细节问题吗? 老夫聊发少年狂,左牵黄,右擎苍!
2 楼 文友: 2009-12-26 17:57:2 你好!首先谢谢你指出病点。铮铮是拟声词,形容金属撞击声,也用来比喻人有骨气,坚强。在五六十年代的人常常以物(如花 瓶 萍 )或是一些拟声,如这里的铮,还有以刚 翠 亮等作名。这里的铮便是名,所以简称铮妈妈。至于木柴师傅和木桨师傅,是出了两个错别字,以木匠师傅为准确。十分感谢,我还把“匠”写错成“桨”。 人生常常是一场搏斗 人在这场搏斗中是不如人意的小孩子不消化吃什么好
宝宝上火吃什么
小儿便秘是什么原因
小孩子流鼻血是怎么回事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