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信息港

当前位置:

【雀巢】8号陪审员(赏析)

2019/09/14 来源:西安信息港

导读

摘要:国产电影《十二公民》在第九届罗马国际电影节被评选为“当代电影”单元影片,摘得该电影节奖项“马克.奥雷利奥”奖。自此,《十二公民

摘要:国产电影《十二公民》在第九届罗马国际电影节被评选为“当代电影”单元影片,摘得该电影节奖项“马克.奥雷利奥”奖。自此,《十二公民》也成为罗马国际电影节史上部拿下奖的中国影片。同时,该片也在第22届北京大学生电影节获两次提名,并获评委会特别奖。 判断一个差电影可以有一万种理由。判断一个好电影就容易多了——手机铃响,满场恶念,窘迫之下你有“这场电影我请了”的冲动。是话剧还是电影,谁在乎?
观影是一种阅读。观影是为了理解导演的思想,还是解读电影作品本身?传统的解释学(关于如何理解)主张探求作者的本意,例如不断深入学习领会领导讲话精神。而哲学家伽达默尔认为,文本一旦产生就与作者无关了。伽达默尔成功地说服了全世界聪明的大脑,现代的解释学转而主张诠释文本的本意。感谢伽达默尔,独立的理解成为了创造性劳动,真正的影评人不再枉费心机去揣测和曲解导演的圣意,不必受人施舍也能说得起话、端住了碗。
嚼哲学正是为了理解。经过数次翻拍的《十二怒汉》此次以《十二公民》的面目转世中国,它是一部关于法律专业问题的电影,一部让影评人咋舌韩童生、法律人怒赞何大侃的电影——人人都有自己的汉姆雷特。但分歧不总是由于立场的不同,由于知识和偏见的差异,人人也会有意无意漏掉了一些信息。例如看《三体》,个别的文科生过了好几天还不知道“降维打击”的梗在哪里。
《十二公民》有清楚的法律前提:个案正义要靠“法律真实”来实现,“法律真实”基于“证据事实”,就是要“正当程序、止于证据”。既不可诛心腹诽,也不能靠道德审判——昨日不可重现,错杀一个无辜者的危害,要超过放纵一百个罪犯。实际上,现代的诉讼证明体系形成极晚,颇为受益于现代哲学解释学的发展,这才让我们能够告别不顾证据文本、肆意揣测当事者是否有罪的野蛮时代。
然而,徒法不足以自行,所谓“正当程序”只是人为设计的模型。这个模型就一定能够得出正义的结论吗?或者像电影所叙述的,它如何能经受住为极端情况的检验?回顾剧情的大逆转,我们一定会捏一把汗:如果没有8号陪审员的说服力,这案子不早就拍下惊堂木了吗?这要求我们来思考陪审团制度的规则,即12人完全一致才能判定有罪,这个设计的目的很清楚——不得扼杀异见的种子,因为多数人常常代表了盲从,少数人极有可能是正确的。想想那混乱的年代,“锄奸运动”的错误率不亚于“纸牌杀人”,冤死的人数常常超过杀手,而冤死是文明社会无法接受的,对此我们只能从不同的方案中选择冤死可能小的方案,因为杀手可能是A=杀手也可能不是A。
谁来提供这个异见?在《十二怒汉》,做这个判断的人是亨利·方达,一个仁慈、理性、始终抱不可知论态度的侦探。他以超强的雄辩和个人魅力影响了其他11人。对此,我们应当注意到,即使是“十二”系列的始祖,导演希德尼·鲁迈特在初就存在一个明显的偷梁换柱——陪审团讨论的内容,显然是法庭辩论的过程,而在法律实践中,陪审团成员多数是被法庭辩论所说服的,不管说服他的是检察官的有罪意见还是律师的辩护意见。这在艺术上实现了聚焦,但在事实上其实是两个场景的重叠。认识这一点非常重要,因为我们必须要了解,异见的种子来自哪里?
美国的诉讼制度是以对抗制为基础的,检察官本身是政府雇佣的律师,甚至和律师一样都是律师协会的成员。控辩双方在诉讼程序上几乎享有完全对等的权利。检察官的优势在于侦查活动的强有力支持,而律师的优势在于证明标准的降低:检察官需要证明犯罪人毫无疑问地构成犯罪,而律师只需要证明构成犯罪存在合理的怀疑。因此,在《十二怒汉》的故乡,异见的种子来自律师。这就引起了占《十二公民》观众群相当部分的中国法律人的不满,认为8号陪审员的中国检察官身份显得不伦不类。
对于这一点,我想说这是一种法治场景的认识错位:中国的法治传统是大陆法系传统,而不是英美法传统;大陆法系刑事诉讼中的脱罪功能,是由检察官和律师共同承担的。例如中国警察发动的刑事案件,有大约20%被检察官叫停,方式包括对公安逮捕请求的不批准,对案件决定不起诉等等,事实上解救了一大批存在合理怀疑的犯罪嫌疑人。大陆法系的检察官,以其“客观义务”而著称——既要收集和分析对于犯罪人不利的证据,也要收集对于犯罪人有利的证据。客观地说,中国的检察官还远远不具有大陆法系检察官的声誉,但从制度设计的角度来讲确实如此。通俗地讲,这是一种质量控制式的法律制度设计,警察负责制造产品,而检察官负责监督产品质量,合格产品送给法院,而不合格产品撤出刑事诉讼的流程。这种制度的正当化前提之一,在于检察官的精英化,而精英化肯定是不可能在短期和大范围实现的。
制度问题留给肉食者吧,我们仍然忍不住去把《十二怒汉》与《十二公民》进行对比,前者的问世,让全世界都在讨论“可以通过相互说理达到对真理的认知吗?”,后者的出现,问题加上了新定语“在中国可以通过相互说理来达到对真理的认知吗?” 回到电影本身,虽然有许多道德渲染——比如温馨的结尾让大家忍不住吐槽——电影的主要线索却成功地排除了道德干涉。回顾《十二怒汉》中的亨利·方达,他“几乎主导了整场讨论,而且善于在论辩中及时占据道德高地,比如对少年嫌疑犯‘贫民窟’背景的强调,指斥论辩对手缺乏同情心和仁慈心等等。”在这一点上,《十二公民》是完整的法律叙事,令人震惊地实现了对模范的超越。
,关于证人能否复述真相的问题讲个小故事。法学院读书的时候,有一天,老师竟然在电脑上摆弄QQ穿衣秀,躶体卡通模特赫然出现在投影上,同学们哄堂大笑。教授给模特穿衣戴帽,正色道:你们看着模特穿的什么衣服?学生们笑声小了。教授又换了一个裸体模特,让刚才笑声的学生上台,说:“这就是杀人案件现场,你刚才看到的是嫌疑人,你凭记忆告诉我,嫌疑人在现场穿的什么衣服?”学生笑不出来了。

共 2222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十二公民》是对美国电影《十二怒汉》的中国改编电影,剧情是“暑期一所政法大学内,未通过英美法课程期末考试的学生迎来补考。他们组成模拟西方法庭,分别担任法官、律师、检察官等角色,审理的正是一桩社会上饱受争议的“20岁富二代弑父”案。12位学生家长组成了陪审团。这些人来自社会不同阶层,有医生、房地产商、保安、教授、保险推销员等。他们在听取学生法庭审理后,将对本案做出终‘判决’。”一切都是虚拟的,“判决”终虽达成了一致“无罪”认可,但法律上的判决绝不会取决于此。此电影更大意义在于探讨“犯罪人”的罪究竟该怎么才能得到公正的判决,是直接取决证据还是应该采用西方陪审团方式论“罪”。当然《十二公民》讲述的是中国论罪方式。作者无疑用很专业的法律眼光和常识来论述此片及原片,读着引发人思索。要是此文能把《十二公民》剧情概述一二读者就更清晰作者所言所述了。这里有很多中西方法律上不同的论述,但《十二公民》大胆的情节设置和真实的社会反映,无疑给中国法律注入可探讨前行的新的一个方向。推荐阅读。编辑:梁争
1 楼 文友: 2015-06-1 11:44:2 在《今日说法》这个与法制有关的栏目里有幸看到关于《十二公民》的在法制节目上的探讨。这部影片的公映在司法层面上是引起重视和探讨过的,不得不说这是这部影片引起重视的看点之一。
2 楼 文友: 2015-06-14 01:25:40 的确很遗憾,这段时间瞎忙,竟没有顾上看这部影片。但作为老检察,我认为,这部片子的意义远远超过了国际国内的大奖。因为,中国有着太深的封建根脉,在很大程度上还不是一个标准的法治国家,人治的传统痕迹随处可见。而《十二公民》挑战的却是我们时常遇到的舆论干扰司法(包括仇富仇官等)乃至其背后深藏的人情司法和人治的根脉,它所要彰显的是一种真正的法治精神。
这种法治精神聚焦在一个核心观点上:疑罪从无,也就是无罪推定原则。
可是,对大多数中国人而言,这个观点这种原则几乎是无法接受的,往往一个人刚被逮捕,就几乎被我们的舆论和道德先行 判决 了。
从这个意义上说,《十二公民》公映就是一件关乎中国法治精神传播的大事了。
感谢我们检察官编剧的创意和构思,也感谢汪某人颇有见地的影评,虽然专业性强了些,可能很多非法律专业的读者读起来有些费解,但作为一名老检察,我为年轻的检察官喝彩,我在你的身上看到了中国检察未来的希望。
为你点赞,喝彩! “小鸟虽小,可它玩的却是整个天空。”——致江山新雀之巢
 楼 文友: 2015-06-14 01: 1:10 本文虽然文字不多,细细品读,信息量颇大,很有 。
譬如,关于本片的法律前提;关于评审团制度设置的原则之一 不得扼杀异见的种子;关于法制场景的认识错位;关于证人能否复述真相;乃至我以为漂亮的一个结论
《十二公民》是完整的法律叙事,令人震惊地实现了对模范的超越。 “小鸟虽小,可它玩的却是整个天空。”——致江山新雀之巢儿童眼屎多
宝宝营养不良症状
宝宝厌食怎么办
心绞痛的病该如何正确应对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