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信息港

当前位置:

乾隆御制款法螺将亮相嘉德秋季拍图文

2019/10/13 来源:西安信息港

导读

乾隆御制款法螺将亮相嘉德秋季拍(图文)御制錾胎珐琅八吉祥纹展翼法螺中国佛教讯:在即将举行的中国嘉德2012秋季拍卖会中,一件十分难得

  乾隆御制款法螺将亮相嘉德秋季拍(图文)

  御制錾胎珐琅八吉祥纹展翼法螺

  中国佛教讯:在即将举行的中国嘉德2012秋季拍卖会中,一件十分难得的 清乾隆 御制錾胎珐琅八吉祥纹展翼法螺 将亮相。这是目前拍卖市场仅见的一件 乾隆御制 款法螺,殊为难得。

  法螺,亦称海螺,为藏传佛教常用法器之一。此件法螺洁白细腻,器表光素,仅于上、下部分刻有弦纹,口部及法螺一侧分别采用鎏金錾刻纹饰的技法镶嵌吹口及护板。工艺考究,先采用錾刻技法制成缠枝花卉及八吉祥纹,再向内填以蓝色珐琅料,纹饰雕琢精美,填饰彩釉一丝不苟,整器给人以富丽堂皇之感。翼内侧刻有 乾隆御制 四字楷书竖款,以表其宫廷制作之身份。原配五色彩绣莲花流苏。

  白色海螺法器在远古时期就作为能量、权威和君权的象征,它的响声在古代史诗中能驱逐恶灵、转移自然灾害和吓走毒害人的万物。法螺亦为法会时吹奏的乐器之一,佛经上讲,释迦牟尼说法时声音洪亮,犹如大螺贝之声响彻四方,使闻声者可以驱魔,灭诸罪障。有清一代统治阶层对于法螺一直有特殊的喜好,女真(满)族人还在关外时期,即使用从蒙古族传入的法螺,当时为一种军令工具,以号令和鼓舞士兵冲锋,并在心理上给交战敌方造成威慑。定鼎中原后,海螺主要作为军队操演和皇帝大阅的军乐器,乾隆二十四年(1759年)修成的《皇朝礼器图式》中称海螺为 海蠡 。入关后清帝对于海螺的喜爱并未消减,更主要的是与宗教相连。清帝一方面是藏传佛教忠诚的皈依信徒,另一方面利用宗教信仰来统治和安定国之疆土。

  清朝皇室与藏传佛教的关系久远而深厚,乾隆九年(1744年)将雍正皇帝即位前的住所 雍亲王府改建为雍和宫喇嘛庙,直属中央政府管辖,成为接纳蒙藏地区上层喇嘛、王公贵族弘扬佛法的宗教中心。乾隆皇帝是清朝信奉藏传佛教的皇帝,他以章嘉 若必多吉为国师,听受佛法,接受灌顶。西藏僧俗首领及蒙古王公称清朝皇帝为 满珠习礼大皇帝 ,在蒙、藏文奏折中 满珠 译为 曼殊师利大皇帝 或 文殊菩萨 。皇帝是文殊菩萨的化身,是人间帝王,也是神佛世界的主宰。乾隆皇帝多次命令宫中西洋传教士与汉藏画师合作,依照唐卡的样式为自己绘制佛装像,如北京故宫博物院所藏乾隆皇帝普宁寺佛装像。由于乾隆皇帝的宗教信仰,在位时与西藏僧侣来往密切,因此制作宫廷佛教瓷器、法器等物是为必然,或为宫廷佛堂之用,亦或赏赐藏蒙地区僧侣。此件法螺即为一件宫廷御用之器。

  清高宗曾撰《法螺赞》,认为这种 梵天之器 是 以演大乘,溥归佛旨 。海螺为佛教八宝之一,紫禁城内或各地行宫的佛堂皆需陈设,从北京故宫梵宗楼内景中可见,佛前供案上正中除七珍、八宝、法轮等供器外,正中陈设一件白色法螺。此外,从上述唐卡画作中亦可看出在皇帝面前的珍异珠宝的正中摆放了一个白色法螺。由此可见,法螺在宫廷众多宫廷佛教用器之中的地位是何等重要。

  乾隆一朝,堪称清朝盛世,各类宫廷御用品的制作达登峰造极之势。同样,海螺的制作,无论是材质还是工艺的精美程度均达到了,本品即为其中之一。查阅资料可知,台北故宫博物院收藏有 清乾隆 番莲纹白螺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有 明 镶翅法螺 ,西藏博物馆藏有 清 铜八卦祥云纹海螺 ,布达拉宫藏有 清乾隆 乾隆御制诗海螺 等,而此件法螺是迄今所见一件在市场中藏家收藏的 乾隆御制 款法螺,殊为难得。

  更为难得的是,此件法螺递藏有绪,曾为欧美西藏文物大藏家詹姆士 W. 阿尔斯多夫(James W. Alsdorf)伉俪旧藏,并出版于《收藏之旅:詹姆士W. 阿尔斯多夫夫妇的印度、喜玛拉雅和东南亚艺术收藏》(A CollectingOdyssey: Indian, Himalayan, and Southeast Asian Art)一书。同时,此件法螺曾作为展品供美国芝加哥博物馆展出15年。

时尚
都市
手机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