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信息港

当前位置:

人间四月

2020/05/22 来源:西安信息港

导读

人间四月,俯仰皆是踏春的好风光。纵然将这踏春冠以实习之名,依然无损这份正当时节的兴致。于是乎,同学们很给面子地听着老师唾沫横飞讲述树木五

人间四月,俯仰皆是踏春的好风光。纵然将这踏春冠以实习之名,依然无损这份正当时节的兴致。
于是乎,同学们很给面子地听着老师唾沫横飞讲述树木五行与人体健康之间的联系,只不过,听者伤心闻者流泪,其信服力实在太低,也许言辞激昂,却远不及这春光之灿烂;以至于,提及这门课,大家更愿唤其别名 森林玄学。
说起来,无论外人如何不理解,大抵专家们在所研究的领域都有着不可侵犯的底线和深信不疑的信心。对于同学们起码的尊重但明显敷衍的态度, 玄学 老师也不以为意。只是千回百转间,不经意提及自己会看手相,顺势露了几手,听来颇有几分门道,唬得大家一愣一愣的。当下,就有好几人涎皮赖脸贴了上去求着帮看看, 玄老 亦不推辞,言明只待实习结束,到时若有需要来者不拒。瞬间,大家的积极性便被调动了起来,言谈间也多了几分对 玄老 的崇拜和课程的热情,顺便翘首企盼一下届时的论道。
对此,我只在心中默默地竖了个大拇指,姜,还是老的辣!
对于手相命数之类,我向来不信,甚至于,有些鄙薄。所以,对于大家的疯狂热情,我也只是抱着一种看热闹的心态冷眼旁观。毕竟,事不关己,不嫌事大。
不过,不得不承认, 玄老 还是有几分真本事的,在大家此起彼伏的惊呼声中,她已经对好几个性格、、将来甚至姻缘和家族病史都做出了批解,而很神奇的是,他们的过去和现在基本任何错讹!这几人,我倒也很熟识,所以对 玄老 的神机妙算吃惊不小,至少长久相处下来他们给感觉与 玄老 这对其手相的匆匆一眼得出的结论基本差不离!
也许这已经超脱了之前大家对于科学的认知,为了不让多年来浸淫于科学颠覆自己的观, 玄老 恰逢其时地顶着慈祥的微笑释道:人的性格会体现在其行为处事上,而所经历过的会被身体忠实地记录,如树木之年轮,纯粹而真实。
说不清是想验证还是想反驳,我也默默地挤进了我以往最讨厌的拥挤人群,静候天机。
 
玄老 接过我并拢排开的双手,细细翻来覆去打量了一下,又瞅了我一眼,目光微眯,短暂思索了一会儿,然后坐定,娓娓道来。
你这,演变得有些奇怪啊!别人都是从少年时的爱幻想慢慢变得务实起来,而你,以前是挺务实的,怎么越来越不务实了呢?
我在心中默默地点了个头,这一点不错,但面上并不显露。无从否认,现在的我比起幼时接触的东西更多也更广,我开始厌倦现实,厌倦被囿于方寸之地重复机械的日子,我渴望刺激而奇幻的经历,这也同时使我的厌学情绪越来越严重。倒不是说我讨厌知识,而是面对我所不喜欢的领域,我不再像以前那样来者不拒,偏偏现在的我所喜欢的,却又是在大众看来并不实际且毫无前途的所在。
你是一个很冲动的人,做事很容易不计后果,但现在好了一些;做决定时很干脆,不喜欢拖泥带水,也不喜欢别人管着你。
我心神微动,仍然一派平静,似乎所说的人并不是我。从前我的确冲动行事,为此惹事不少,后来逐渐改过来,但冲动的本性却从未变过,端看被压制的程度。而且,我极其向往自由,无忧无虑的自由。大抵是因为成长这一路所受掣肘颇多,对自由越是求之不得越使我滋生执念,所以表面的我看起来越是温婉柔和,内心就越是桀骜不驯。可以说,我无意成为雄鹰那样睥睨的存在,但铭刻的执念却使我除了追寻更高更广的外再无路可逃。我有多倔强,就有多害怕!
你不能跟你的母亲久处,一长绝对会起纠纷,不过现在好多了。你是一个很外向的人,小曾经是孩子王。事业上嘛,你适合单干,因为你不喜欢被拘束
听到 单干 词的时候,我感觉长久萦绕在眼前的黑雾似乎在瞬间消散,世界仿佛终于亮了一小个缝隙。至于其他的有关姻缘有关性格有关曾经,是真是假我都已经不再想去理睬去验证。也许,我等了这么久,内心吐了这么久的槽,就是为了等这一个词。
我是一个冷情的人,对别人我做不到那么无私和开诚布公,所以对别人的示好我也一向淡而化之,不想牵扯太深。进入大学之后,身边的氛围让我成功被洗脑,觉得人生必要干一番大业,而干大业离不开合,所以,跟人打交道与人磨合沟通是一切的重中之重。与人沟通合作很重要,这一点我很赞同,但为着某种目的对人假以辞色,假意逢迎,可以在上一秒满脸堆笑,下一秒转身便骂 傻X ,我却决计不屑为之。不过这世界上有句话说的很对,三人成虎。当身边大多数人如此行事混得如鱼得水,而保留自身坚守却被骂做故作清高的时候,很难不让自身并不坚定如我辈者动摇,从而开始怀疑自己,努力去融入别人的世界。但我,真的打从心底里不喜欢这种,甚至可以说,厌恶。
的确,伸手不打笑脸人,但笑这一字,却并不都能等同视之。我是不爱笑,但这丝毫无损我对这世界始终的敬畏的对人起码的尊重,难道非是以笑之名就等同于随意糟践别人吗?我是不善夸人,可面对乏善可陈之处为何我非要昧着自己的良心去说一句也许狗都不信的鬼话呢?若闪光点真能牵动心神的震撼,忘情赞之又能如何?我是不爱与人打交道,难道这又能表示我对别人的轻慢吗?我不想与人过于熟识,也不想与人结仇,难道这就是失败了吗?是谁规定成功就一定要做一番大事业,就一定要能呼风唤雨能左右逢源能救万民于水火之中?难道受人尊重是尊重,受自己尊重就不是尊重了吗?人生的确得一知己足矣,但又有谁规定人无知己就一定不能活?人这一字,自己尚不能看透,又如何强求别人理解,强求来的难道不是有所求便是有所图?各有各的缘法,人的命途又何止一路!
我低头思索良久,未语。已经看过手相的人七嘴八舌地间或插嘴再补问一下对自己命数的不解,未看的催促着,从不曾冷场。直到 玄老 收尾时再说了一句,你是一个很大方的人,旁边的人才哄笑着说我定是一个很好借钱的人才作罢。
我静静地退了出来,耳边时不时传来欢声笑语和阵阵惊呼,但我知道,我在心中同她们一起欢笑着。
 
说不清是我应了所谓的天命,还是在那瞬间我突然开始认同自己。命理之说纵然虚妄,但这一番醍醐灌顶终是使我正视自己的前路。
相由心生,在有心人眼中,过去跃然纸上,未来亦有迹可循,但世事又何曾一成不变过,掩饰过的,歧途过的,终究是要面对最真实的自己,也只有自己能完美地演绎自己掌中的纹理和天机。
黑龙江盛京白癜风医院在线咨询
兰州中医癫痫病医院
辽宁癫痫病专科医院
哈尔滨治疗白癫风医院
河北好的白癜风医院
常州白癜病医院
无锡治疗白斑病费用
济宁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