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信息港

当前位置:

中国农产品再遇生存危机油菜籽或成下一个大

2019/07/09 来源:西安信息港

导读

中国农产品再遇生存危机 油菜籽或成下一个大豆又到了南方各地收获油菜籽的季节,4月19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今年继续实施油菜籽临时收储政

中国农产品再遇生存危机 油菜籽或成下一个大豆

又到了南方各地收获油菜籽的季节,4月19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今年继续实施油菜籽临时收储政策,收储价格由每斤1.85元提高到1.95元。5月份,国家五部委又联合发出了做好油菜籽收购工作的通知,正式启动临时收储政策。现在时间过去了两个月,南方油菜籽收购进展如何呢?我们先来看看油菜生产大省安徽的情况。

安徽油菜重要产地巢湖,很多油脂加工企业就开在公路两旁,随意走进了其中一家,厂区内十分安静,听不到一丝机器的轰鸣声。

安徽大平油脂和县分公司工作人员

工作人员:菜籽少,不划来了。

:现在这些机器都不转了吗?

工作人员:不转了,不转了。

目前正值新菜籽上市高峰期,也是一年中原材料充足的时期,这家榨油厂却自称因收不到菜籽而停工不做了,这让感到十分蹊跷。是个例还是普遍现象?其他企业情况如何?带着这样的疑问,又来到了几公里外的另一家油脂企业。

尽管相比前一家这里多了几分人气,但发现这些人都坐在阴凉处休息闲聊,走上前去与他们攀谈得知这几位都是运送菜籽的货车司机,他们每年都在这个季节为该企业运送菜籽。

:往年这里菜籽是什么情况?

运菜籽车司机:往年菜籽多。

随后见到了该企业负责人刘大国,望着厂区门口空荡的马路,刘大国向大吐苦水,连连感叹今年菜籽难收。

安徽衡源油脂公司总经理刘大国

刘大国:往年收购,这个汽车很多,排队比现在要长几百米,车水马龙,人来人往。

:能排到那里?

刘大国:能排到前面那辆车的地方。

随后刘大国又把带到了仓库,看到偌大的仓库里并没有多少菜籽。

:往年一般这些地方都是?

刘大国:往年我们这个仓库,我们走的这一块全部都是油菜籽,全部都堆满了。这个仓库要放五六千吨,这个仓库放满以后还要到外地租仓库,至少要租两万吨的仓库都不差容。

刘大国告诉往年这时每天的菜籽收购量在500吨左右,今年多也不到200吨。大仓库里空空荡荡,周围的几间小仓库则干脆没有启用,至今仍是大门紧锁。现在每天盯住菜籽收购情况已成为刘大国重要的工作。和刘大国一样,中粮和县分公司经理勤祯耿同样也在为菜籽难收而发愁。

中粮中国植物油公司和县分公司行政部经理勤祯耿

勤祯耿:同期今年我们要收到2万多吨了,今年现在我们就2000多吨。

勤祯耿告诉按照油菜加工企业的规律,新菜籽上市的这段时间是各油脂企业储备一年生产原料的关键时期,原料储备基本都要在这段时间内完成。不过就今年的情形来看,企业很难完成后期加工的储备任务。

中粮中国植物油公司和县分公司行政部经理勤祯耿

勤祯耿:按照现在这个进度只能做两个月。

:两个月,那有停产的可能吗?

勤祯耿:有这个可能。

国家从2008年底开始对油菜籽主产区实行托市收购,今年5月13日,相关部门确定2010年菜籽托市价格为1.95元/市斤,比去年每市斤1.85元提高了1毛钱。但目前想要以1.95元每斤的托市价在安徽收购菜籽几乎成了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安徽衡源油脂公司总经理刘大国

刘大国:目前国内托市价格是1.95,但按这个价格肯定是收不到的,按照我们现在的正常收购,每个厂家大概是在两块左右。

中粮和县分公司门卫室外墙上张贴着一张醒目的红纸,上面的内容为油菜籽收购价格公告,在价格一项,原来的数字被涂黑,透过墨迹,隐约能看见为3.94的字样,而现在标注的价格是4.00元,这一价格每公斤高出今年的国家托市价0.1元。

不仅是我们看到的安徽,湖南、江苏等油菜籽产区,今年夏天都出现了油菜籽收购难。很多企业按照国家每斤1.95元的收储价,几乎收不到多少油菜籽,根本不够满足生产所需。为什么农民不愿意照这个价钱出售呢?在惜售心理背后,油菜籽产业又处于什么样的生存状况?

农户计恒枝和老伴在门口收拾自家的菜籽,他们小心翼翼地用风扇吹出里面的尘土、枝叶等杂物,尽管非常呛人,但都已年过半百的两人还是忙活得满头大汗。计恒枝告诉,今年菜籽产量少,仔细收拾是为了能评个好等级,多卖些钱。

安徽油菜种植户计恒枝

计恒枝:雨下多了,水分太大。

:开花的时候?

计恒枝:就是开花的时候。

安徽省油菜种植户

:今年种没种?

农户:种了。

:种了多少?

农户:种了两三亩地。

采访了多位菜籽种植户,他们纷纷表示今年受到极端天气影响,菜籽减产,大家手上的菜籽都不多。那么今年油脂企业菜籽收购犯难是否与减产有直接关系呢?

安徽衡源油脂公司仓储负责人张德荣

张德荣:今年菜籽收购难度比较大,前期受天气影响,我们这个地区全面减产,减产我们测算一下应该在3成以上。

在2009到2010生长季,安徽极端天气不断,先是去年11月份油菜移栽时间安徽地区突降大雪,今年春节前后,安徽出现持继低温阴雨天气,以及油菜盛花期时的低温阴雨天气,一次又一次的不利天气造成油菜大幅减产。不过极端天气却不是菜籽减产的原因,减产的根源还在于,菜籽价格远没到达农民的心理预期。

安徽省油菜种植户

:你觉得现在种菜籽能挣着钱吗?

农户:种菜籽也赚不到什么钱。

农户:种油菜的现在赚不到什么钱。附近家家户户,我们现在也就是种点油菜换点油吃吃,卖得很少。

农户给算了这样两笔账:在风调雨顺的年景下,油菜籽亩产在三百斤左右,按单价2元每斤计算,一亩油菜的毛收入在600元,其中种子、化肥成本将近400元,不计人工成本,劳作一年每亩利润也只有两百元左右,遇上减产,情况更糟。今年菜籽产量每亩只有200斤,按照目前两元每斤的市场价,只能维持不赔本,辛辛苦苦劳作一年,到头来一分钱也没挣到。周明水告诉,明年他准备放弃菜籽,改种小麦。

而在安徽这种小麦与油菜籽争地效应十分突出。

在巢湖,有一个因集中种植菜籽而远近闻名的村子——“老油坊村”,以前这里除了菜籽几乎不种别的。为了了解今年的菜籽产量情况,特意来到这个十分具有代表性的村子进行采访,不过了解到的情况让十分惊讶。

安徽省巢湖市老油坊村村民史老汉

史老汉:去年种菜籽的有三分之一,就这一片。

:这一片三分之一?那今年呢?

史老汉:今年没有,今年这一片没有菜籽。全小麦,菜籽不种了。

史老汉诉,如今老油坊村的人已经不再热衷于种植菜籽。以他自己为例,前些年他家的菜籽种植规模在两亩左右,近两年,史老汉逐步减少了菜籽的种植面积,今年不但种得很少,收成也尤其少。

史老汉:今年种了2分田,被水给浸掉了,剩下的就换了3斤油。就换了3斤油。

对于为何放弃油菜种植,史老汉也给算了一笔账:一般来说一亩小麦田能收1000多斤,而今年小麦的价格在0.92元以上,算下来每亩收益900元左右,尽管去掉种子、化肥等农资成本,收益也不大,但仍比油菜高出300元。在老油坊村的农田里看到,大部分田里还残留着麦秆等种植过小麦的痕迹,却难觅菜籽种植的踪影。

史老汉:种菜籽收成轻,不种了,少种点吃吃油就可以了。小麦省事,耕耕洒洒,机器割割。

农户:菜籽又要请人挎又要请人打,一天要七八十块

村民告诉,菜籽价格至少要达到2.5元每斤菜籽的收益才能与小麦相当,2.5元是他们的一个价格心理临界线。现在这一价格还远远没有达到。

从安徽省粮食局了解到,2010年安徽地区油菜种植面积普遍减少,以老油坊村史老汉所在的巢湖市为例,今年油菜种植132万亩,比去年152万亩减少20万亩,减幅达13%。历来种植面积的六安市今年油菜种植128万亩,减少22万亩,较去年减少15%。尽管目前难以统计安徽今年菜籽总产量到底减少了多少,但在单产受极端天气影响普遍减产近三成,种植面积减少10%的情况来看,今年油菜籽总量减少已是不争的事实。

从我们在安徽的调查看,目前农民出售油菜籽的心理价位远高于每斤1.95元的国家收储价格,一个想涨,一个不涨,难怪买卖双方现在陷入僵持,出现了惜售的情况。为什么油菜籽收购企业在减产之年,不愿意随行就市,提高收购价格呢?

尽管国家把油菜籽今年的收储价格提高了一毛钱,但受天气异常,以及种植面积减少的影响,南方油菜籽产区出现了产量下降,实际市场价格上涨,农民惜售的情况。这种反常的行情给收购企业带来了什么样的影响?油脂加工企业为什么对上调收购价十分谨慎?

在油脂加工企业,除了菜籽少难收购以外,还听到另外一种抱怨的声音,那就是目前企业利润空间微薄,有时甚至出现原料成品价格倒挂的情况。来到衡源油脂公司总经理刘大国的办公室时,刘大国正对着电脑屏幕上的郑州菜籽油期货大盘K线图。刘大国坦言,目前他每天都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一方面他紧盯着菜籽收购,怕收不到菜籽;另一方面他又密切关注着全国菜油的价格变化趋势,害怕收到的菜籽到时榨出菜油来却卖不出好价钱,甚至亏本。

安徽衡源油脂公司总经理刘大国

刘大国:我们也感觉到压力很大,一个市场上(菜籽)总产量减少,第二个呢市场上产品的价格还在不断地下跌。

刘大国告诉,即使是按1.95元的托市收购价计算,目前收购来的菜籽所生产出的菜油成本也已经超过了现在菜油的市场价。他给算了这样一笔账:目前油菜籽市场收购价在2元左右,按照目前工艺水平,百斤菜籽可出油35斤,菜粕58斤,不计管理等其他生产成本,每生产一斤菜油的纯菜籽成本达到4.06元左右。加上其他费用,新菜油的成本价已经高出了目前每吨元的市场售价。

安徽衡源油脂公司总经理刘大国

刘大国:加上收购费用、财务费用的话,我们的菜油成本可能就是在4.25元(每斤)左右,(一吨)8500元左右。四块两毛五。

感受到原料成本价格倒挂的压力不只是衡源油脂一家,作为另一家油脂企业的负责人,杨松也把账算得很清楚。

安徽某油脂企业负责人杨松

杨松:现在菜油,四级菜油,菜籽成本呢?生产一吨,现在这个菜油按我们现在收菜籽的(价格),每吨菜油要到8500(元),这样我们菜油每吨要亏300块钱。这样折合到菜籽,每吨亏100左右。

不过即便要亏,杨松所在的企业还是坚持加工菜籽。在他看来,企业经营要持续,这么大一个企业要养活工人,不能停产。现在他们把希望寄托在后市菜油菜粕价格上。

安徽某油脂企业负责人杨松

杨松:企业坚持要收购菜籽,因为我们是以菜籽为主要原料。菜籽做一点库存,菜粕可以做点库存,等待机会再销售。

中粮中国植物油公司和县分公司行政部经理勤祯耿

勤祯耿:你不收,如果以后价格上涨,就等于失去空间,你不收购就显然没有后劲了。

不过也有相当一部分企业选择了另一种生存方式:放弃自主经营,做代加工赚取手续费。

目前,油脂类企业可以选择的经营方式有两种:一种是自营,即企业按照不低于国家托市价的价格收购并加工成菜籽油,自行销售,自负盈亏,中央财政给予企业没市斤0.1元的一次性费用补贴。另一种是为承担国家临时售出任务的中储粮做代加工,企业可获得每吨两百元的加工补助和50元的收购补助。面对如今越来越大的成本压力,放弃风险较大的自营模式,转而为国家“打工”,也是菜籽油企规避经营风险的无奈之举。

安徽衡源油脂公司总经理刘大国

刘大国:为中储粮加工省心一点,我就保个加工费就可以了,我压缩我正常的加工成本我可以赚一点,比较稳。

从2008年底开始,菜籽收购执行国家临储托市政策,上游成本比较固定无法降低,要改变倒挂的局面,企业只能寄希望于菜油价格上涨,那么菜油价格有没有上涨空间呢?在终端市场,了解到目前菜油价格没有出现涨跌波动,与企业期待涨价不同的是,消费市场对目前菜油价格的反应却是太高。

安徽省长江市场园商户:一瓶是九斤多,一般卖53、55,它的价格始终没涨也没跌,它的价格始终就是高。顾客的反映都是讲新菜籽上市了,价格可能要跌一点,但油厂不跌你怎么跌。

终端市场反应目前菜油价格是偏高的,期货市场中菜籽油的价格同样处于高位。目前菜油每吨价格在震荡,豆油在7200左右徘徊,而棕榈油价格只有6800。三大类植物油中,菜籽油价格处于位。

农产品期货分析师夏天

夏天:菜籽收是收储的成本抬高了,卖呢,需求又不是很好,所以有点有价无市了,的价格报价是很高的,但实际成交会很少。菜油期货也反映了这个问题,近约期货价格跟现货比较接近,但是远约的期货价格还没有达到菜籽的收储成本价。也反映了需求不好这个方面。

夏天还告诉,托市收购执行以来,市场上还反应出一个倒挂现象就是菜油价格逐渐高过豆油价格而且价差越来越大,近价差甚至达到了700多块,在2008年国家实行临储托市收购以前从未出现过菜籽油价格比豆油价格高的情况。由于食用油油品之间的可替代性,菜油需求很难出现放量。两种倒挂现象短期内都难以转变。

夏天:植物油我们老百姓上超市也能看到,有各种各样的,有菜籽油,有豆油。他们之间其实是一个相互替代的关系,也就是说他们之间的价格谁会相对便宜一些谁对消费者的吸引力就大一些。

菜籽油生产成本与市场价格的倒挂,把油脂加工企业推到了一个进退两难的境地。一方面,减产之年,油菜籽收购价只有提的更高,才能收回种植成本,保护农民利益。但另一方面,食用油市场竞争激烈,如果企业把增加的收购成本摊入菜油售价中,销路又会马上成问题。为什么油菜籽种植加工产业链会遭遇到今年这种尴尬?

长期从事农产品市场研究的期货分析师夏天告诉,菜籽市场成本价格与成品价格变化的脱节是造成以上问题的根源。

夏天:上游是政策化,下游是市场化,上游导致它成本比较固定,下游需求的变化又是一个市场化变化,就会有一个共振。下游需求好的时候,菜油的价格会上涨,下游需求差的时候,菜油价格也很难下跌。

针对上述情况,也采访了安徽省三农问题专家张德元。他告诉这种情况与一年前国产大豆的遭遇十分相似。目前进口菜籽的出油率在42%左右,水杂在11%左右,而国产菜籽出油率仅在35%左右,水杂却接近14%,折算下来进口菜籽与国产菜籽的质量价差在每吨400元左右。同时海关统计数据显示,2009年我国进口菜籽平均到港完税价格为3660元/吨,低于去年国家规定的3700元/吨的菜籽托市收购价格,即使考虑部分收购国产菜籽的油厂可以获得200元/吨的加工费用补贴,但面对400元每吨的质量价差,国产菜籽的竞争力远远低于进口菜籽。

中国三农问题研究中心副主任张德元

张德元:这个政策的设计或者说就是顾了这一头,顾不了那一头。我们上次大豆企业给外国企业击垮掉了,不也是这个原因么?我们给种大豆的农业补贴,让大豆的价格上去了,企业的成本就上去了,油菜籽不也是这个情况吗。

具体来说,从2008年底开始国家开始对全国17个主产区实行临储托购政策,通过制定托市价在原料收购层面给予农民财政补贴,以此保障农民的基本种植收益。但托市价是一个政策价,也是一个缺乏市场弹性的价格。菜籽价格相对固定,而油品的价格要受到其他替代性油品以及国际油价的影响。托市价的存在使目前国内菜油价格基本维持高位震荡,在国际国内食用植物油基本面偏空,价格处于低位的情况下,国内菜油价格很难维持一枝独秀的局面。同样的情形也出现在了另一下游产品菜粕身上,目前菜粕价格摆脱不了养殖业的大环境和豆粕价格走势的影响,上涨预期依然不足,市场风险较高。

张德元:现在这个政策属于农民没有收到多大好处,加工企业成本高上去了,企业成本上去了,我们企业不就没有竞争力了吗?

面对托市收购加补贴农民依旧没钱赚的现实,张德元认为,国家的托市收购对保障农民的积极性起不到明显作用,现在直接补贴农民钱款的方式存在欠缺,应该改直接补贴为间接支持。而所有农业问题的根源在于我国农业基础太过薄弱,规模小,成本高,导致农产品缺乏国际竞争力,应该把现在用于发放补贴的资金集中起来,发展农业基础设施建设。

张德元:如果不是作直接补贴的话完全可以拿这个钱去把农业的生产条件改善一下,农民不也是得到好处了吗?而且收益是长远的。

目前看来,国家花了大力气搞托市收购等补贴,总数额是巨大的,但是由于中国农民基数大,但个体生产规模较小,每家每户每年用来种植油菜的面积也多也就三四亩,直接补贴对农民而言收益不大,除非农民能大规模种植。

张德元:我们农业的生产规模太小啦,农业本来利润就很薄,生产规模小有什么赚头,要大规模才有赚头。

比种植规模小更严峻的问题是,我国油菜相比国际油菜而言单产太低,质量差距大。农业部门的资料显示,欧盟油菜籽每亩单产达208公斤左右,含油率为43%至45%,而国内油菜籽每亩单产约120公斤,只有欧盟单位的57%,含油率也只有38%左右。所以我国油菜行业的当务之急是要加快建设油菜繁育、制种基地,加大对油菜新品种、新技术研究开发的扶持力度,从根源上降低我国菜籽的生产成本,提高市场竞争力。含油率每增加一个百分点,每吨油菜籽就能增加50元左右的收益。这样即使没有国家的保护价,农民的种植热情也会提高。

张德元:应该是搞好我们的企业与农业基础设施建设,直接补贴起不了直接的作用而且扭曲了市场的信号。国外的重要经验是,对农业的支持是间接支持。

除此之外,市场发育不完全也是导致目前菜籽企业问题重重地一大因素。2007年国内年新增菜籽压榨能力超过120万吨,2008年国内年新增菜籽压榨能力超过150万吨,2009年国内年新增菜籽压榨能力超过120万吨。据不完全统计,2010年我国年新增菜籽压榨能力将超过180万吨。国家临储脱失受过

国家临储托市收购以来,每吨200元的生产补贴是刺激国内油脂企业扩大产能的直接助推力,但近两年时间过去了,这种低水平重复扩张产能严重过剩的隐忧逐渐显现,而今年恶劣天气影响下菜籽产量的锐减更是放大了目前国内油脂企业产能过剩的现象。这种情况下,应进一步推进我国油脂企业的并购重组,培育一些油菜籽加工龙头企业,淘汰一批技术产能严重落后的企业。同时,国内的油脂压榨企业也要学会利用期货杠杆,来规避市场的风险。

农产品期货分析师夏天

夏天:我们还需要加强的就是发挥期货的定价权,国内的企业应该积极利用郑州的菜籽油期货来进行套期保值规避风险,提高中国菜籽压榨企业的核心竞争力,进一步提高我们的定价权。

半小时观察:

由于进口油菜籽出油率高,相对加工利润较高,去年我国油菜籽进口量同比猛增1.5倍,达到329万吨,迅速挤占了国产油菜籽的市场空间,导致今年油菜种植面积出现下滑。而今年前五个月,在各种因素影响下,我国油菜籽进口量同比下降51.1%,再加上国内减产,一下又让油脂加工企业的原料来源紧张了起来,不得不面对成本压力。由此可见,无论进口油菜籽的涨潮还是退潮,都或直接或间接地轮番冲击三五亩地的农民和小舢板式的加工企业,他们处于被动和无助的状态,受损的将是整个油菜种植加工产业。当前的价格僵局更像是一个危险的信号。如何避免这个产业重蹈国产大豆被进口大豆包围的覆辙?留给我们应对的时间已经越来越少。

主编:孟庆海主编:张严胜、宫佳奇、朱雪黎摄像:刘军

重庆哪家牛皮癣医院好
绵阳二级医院哪家好
金华有哪些其他医院
黑河有哪些眼科医院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