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信息港

当前位置:

月光妖夜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来源:西安信息港

导读

我是妖夜。  我知道自己很有名,因为每当我提剑走在檀国的街巷时,总能有人将目光投向我,小声的议论说:“那是妖夜”。  我之所以有名,不是因为

我是妖夜。  我知道自己很有名,因为每当我提剑走在檀国的街巷时,总能有人将目光投向我,小声的议论说:“那是妖夜”。  我之所以有名,不是因为这个古怪的名字,不是因为独来独往的行踪,而是因为我那一头鬼魅的蓝发,如一幅泼了蓝彩的画。    (一)  又死了一个。  已经接连死了四个妃子了,且都是在与檀王狄柠承欢之时,那些正值芳龄的佳人就无缘无故的停止了呼吸。甚至仵作都查不出死因,连连摇头。  那些闻讯赶来的嫔妃看似惊恐害怕,围在旁边娇声轻叹,泪光涔涔,也无非是为了引起狄柠的注意。只有那蓝发蓝衣的女子,在一旁似笑非笑的看着这一切。  狄柠怀中抱着那个已死去的绝色女子,眼中布满了血丝,似乎依旧不敢相信这眼前的一切。那个曾驰骋沙场,平定叛乱,驾驭天下的君王突然感到有些不知所措,这样无形的杀人,难不成檀宫中真的出现了鬼?  他忽然抬起头,抽出佩剑,指向那个蓝衣蓝发的女子,冷冷的问道“你究竟是什么人?是不是你做的?”  几天前狩猎之时,他带着军队策马穿过檀国的街巷,注意到了这位女子,那样鬼魅的蓝发,那种似曾相识的眼神,隐隐的冷漠,促使他将她带回了宫中,封为了蓝妃,这世间的女子,只要他喜欢,自然可以得到。  一直不解她的奇异,倾醉于那种眉宇间若有若无的冷漠,蓝妃还未曾侍寝,他就有些迫不及待。可是他刚刚却猛然想起,这一切令人费解的事都是这位来历不明的女子入宫之后就发生的。  蓝妃依旧面色平静,仿佛她只是一个旁观者。  “寡人在问你话,为何不回答?”狄柠面色微怒。  蓝妃扬起嘴角,轻轻的笑了一声。娇声的说道:“我猜大王您不会杀我”。竟然会答非所问,这样傲慢的语气已经让旁边的人为她捏了一把汗。  原本震怒的显然有些难以置信。狄柠收起剑,那是个可以从他剑下获得生命的人。那样的女子,他还没有欣赏,又怎能就此将她斩于剑下。不过是死了一个妃子而已,后宫佳丽他多的是。  他挥了挥手,尸体被抬了下去,人也散开了。蓝妃亦挟着侍女离开,狄柠望着她的背影,那优雅的倩影,好像多年前远去的那个人。  已经十年了,扶姜啊,你的魂魄在溧水河畔可曾安歇?    (二)  扶姜楼上,狄柠一个人望着远方好久。身边的侍卫不敢发出一点声音。他们大都不是一开始就跟在狄柠身边的。那些早年跟着他打天下,追随他左右的人,如今在朝中早已所剩无几。亦或是战死沙场,亦或因功高盖主而被降职削封。  他们只知道十七年前檀只不过是北方的一个以游牧为生的部落,常年向周边的国家缴纳岁贡。狄柠即位后,强健军队,发展社稷,七年的时间就统一北部,征服了二十多个国家及部族,军队过处哭声遍野,血流成河。  如今檀建国也已十年,依然是北方大国,三十九岁的狄柠也依然是北方勇士。而如今朝中知道这个过往的大概只有摄卫王炤芏,那个比他小九岁的王弟。  “王兄”此时炤芏已来到阁楼,炤芏知道,每当王兄有所心事时,都会到扶姜楼。  狄柠点点头。眼晴又望向远方,对炤芏说:“你看,溧水河畔的萱草长势越来越好,有它们的陪伴,阿姜应该不会孤独了吧?”  “扶姜阿姐若知道王兄十年来对她如此怀念,会心有所慰的。”  “近日宫中发生的事你怎样想?”或许是为了缓解内心的压抑,狄柠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而是换了一个问题。  “我也正是为此而来,会不会是巫桑族,手法真是像极了巫术。”仿佛也突然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炤芏不再继续说下去。  狄柠亦再次沉默了下去,似又想起了多年前的一幕幕,那个曾经临水而歌的女子。  “巫桑族,”良久之后狄柠喃喃地说道,似自语,又像在对自己的兄弟说,“那是阿姜生长的地方?”  往事早已随风而去,然而有些事却永远都要搁在心底,早已不知道究竟是不能忘怀,还是不愿忘怀。  只有炤芏明白即便自己的王兄如今已身为一国,睥睨天下,然而身影却孤单落寞,当年的自在惬意早已化作过眼云烟,消失不见。    (三)  檀地原本气候干燥,唯有涉芷宫散发着潮湿氤氲的气息,那是蓝妃妖夜的寝宫。那种淡淡的芳香催人入眠,不饮自醉。那些蓝色的花,在夜晚便发出淡淡的光芒。  蓝衣蓝发的女子看着那一朵朵逐渐凋零的花,巍巍皱了皱眉头,俯身将那些散落的花瓣埋入泥土中,婷婷的倩影如同是丹青勾勒的一幅佳作,所谓倾城,不过如斯。  涉芷宫清净的甚至有种让人窒息的感觉,蓝妃是鬼的谣言已传遍了檀国的街头巷尾。宫内其他的妃子亦不敢与她亲近。然而在她的贴身侍女看来她不过是这寂寥深宫中的一个寂寞的女人而已。  狄柠这是次来到他亲自取名的涉芷宫。那样沁人心脾的气息让他微微一怔,那些蓝色的花虽小却无法让人忽视,这样的感觉让他既陌生又熟悉,好像多年以前他的身边也曾有过这样爱花的人,或者说他也曾因为那个人而喜欢那些巫桑族特有的花,小而清香。只是如今,他心里只有那溧水河畔的萱草。  远远的看着里面的妃子,蓝色的长发随意的挽着,慵懒而不失优雅,这样的女子实在不能与“鬼”联系在一起啊,即便她有什么妖法,也要将她留在宫中。这个世上,除了一样是他永远都无法得到的之外,其他的只要他想要,就没有得不到的。  扶姜啊,扶姜,你孤独的灵魂可曾感到我对你深深的呼唤?  狄柠回过神来,叹了口气。他走到妖夜身前,伸手抬起她的下巴,似要从她眼中看出她的破绽。妖夜微微扬起嘴角,轻轻唤了声“大王”。  狄柠转过身,冷“哼”了一声,坐在榻上,“今夜赏舞,你就陪在寡人身边,寡人倒是要看看你的底细。”顿了顿又继续冷笑道,“来历不明的女人。”  妖夜微微颔首,“妾愿意奉陪。”  即便被传成是鬼,狄柠到底还是不相信鬼神之说,即便已至中年,然而强烈的征服欲望依旧不减当年。  往事,他又可曾释怀?  (四)  狄柠坐在高榻上,那个蓝色头发的妃子坐在他的身旁为他斟酒,与他举杯对饮。下面舞动着长长的水袖,如梦般舒缓,更让人多了几分醉意。大臣们不时将目光偷偷瞟向狄柠身旁那蓝发的绝色王妃,如此奇特的女子,实在无法让人轻易忘怀。  唯有大司命星辕心事重重的看着那位醉倒在狄柠怀中的女子,他看得出蓝妃一定不简单,可是究竟出在哪里?身为檀国资历深的星象师,他竟无法为这个女人占卜,探明它的来历。  酒宴结束已是深夜,群臣都喝得醉醺醺的。星辕轻叹了一声,又将目光投向了那个正扶着檀王回寝宫的王妃,不想她刚好侧头的瞬间,与他的目光对上了。星辕赶忙移开了目光,尴尬的摇摇头离去了。  妖夜将已经喝醉的檀王扶上床,正欲离开,檀王却忽然拉住了她的手腕,“今夜你陪寡人就睡在这里,不要离开。”  也许是因为醉了,床榻上的不久便已熟睡,深夜的寂静让人不敢呼吸。蓝发女子披了一件衣服,轻轻走出了鸾和殿,来到了一座假山的后面。  “今夜他临幸你了?”是一个男子的声音。  “算是吧,他今夜喝得很醉。”  “很好啊,那么,你的目的是不是达到了?”男子的语气中略带不满,又继续说道,“不要忘了,你们是不可能的。”  “梓彻你住口,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啊,我早就没有什么奢望了,难道你还不明白?”显然是生了男子的气,她转过身去,背对着他。  男子慢慢走到她面前,将手扶住她颤抖的肩膀,轻轻唤了声“阿姐”,他声音已有些颤抖,“对不起,都是我不好。”  妖夜摇了摇头,轻叹了一声,“许是命吧。他当年带给我和族人的我会让他一点点偿还,让他为身边的人而痛苦。”  男子将一只白玉扳指交到了她的手中,“阿诺托我交给你的,他请你务必收下。”  她看着那枚熟悉的扳指,哽咽地问道“阿诺他和族人还好吧?”“阿诺确实是个好首领,族人很尊敬他,族人说希望你有一天还可以回到故乡。”  她的眼中突然溢满了泪水,漆黑的夜里熠熠生辉,“请转告阿诺,我今生欠他的只有来世再还了。”  男子抱住了她,此时也早已泪流满面,“我会的,阿姐,你要保重啊!”  风吹起她蓝色的长发,也将那一幕幕的往事带到了她的眼前,那些曾经在她生命中出现的人,怕是今生已无缘再见了吧!    (五)  星辕回到自己的府中脑海里依然浮现出酒宴的场景,那位蓝发王妃,究竟是何来历?他打开窗,抬头望向天上那漫天的星辰。他很确定自己的预感,蓝妃的来历不简单。看来也只有让自己的外甥女瑢惜来帮忙了。  想到瑢惜,他又不免多了一份感叹,也真是苦了她了。早知会是如今的结果,当初真是不该让她进宫去做檀王的王妃。若是没有瑾熠那孩子就好了,或许现在她还是得宠的贞婧夫人,不必一个人脂粉不施的独守深宫。  炤芏正在亭中练剑,却不想被一阵哭声打扰了兴致。寻声走去原来是跌倒的瑾熠。他正欲将瑾熠扶起,却看到一双手已先将瑾熠扶起,炤芏抬头,看见原来是蓝妃,她轻轻的扬起嘴角,并微微一颔首。炤芏也点了一下头,却有些怔住了,这个笑容和她太像了。  “瑾熠,你母后呢?”炤芏问道。  瑾熠揉着眼睛只是哭,一句话也不说。  瑾熠虽是狄柠的孩子,却因为智力有问题而无法继承王位,已经六岁了,却连话都说不完整。他的生母贞婧夫人也因此受到排挤和冷落。  “瑾熠。”一个女子的声音响起,是贞靖夫人,“怎么这么不小心啊?”  瑾熠听到是他母后的声音忙跑过去躲在她的身后紧紧抱住她。  “夫人近来可好?”炤芏自然知道她过得并不好,自打生下瑾熠这个孩子,她就变得孤僻寡言,失去了原本的雍容华贵。  瑢惜走到炤芏的面前微微颔首,“有劳王爷费心了,妾身自知是个不祥之人,不敢奢望过得好。”她将目光转到站在一旁的蓝妃身上,轻轻一笑,道,“想必这位就是大名鼎鼎的蓝妃吧?今日一见果真不凡啊,难怪会让大王刮目相看呢!你若能给大王再生个儿子继承王位,那地位就更不一般了!”显然是话中有话,深宫中争风吃醋的事情旁人也早已见惯不怪了。  蓝妃轻轻一点头,笑道,“夫人过奖了,我没什么本事,无法与夫人相比。告辞了。”她向二人行了个礼,就带着是侍女离开了。  “王爷您不觉得她有些不对劲么,蓝色头发的人我可是头一次见呐!”望着蓝妃的背影,瑢惜试探着对炤芏说道。  “也许正是因为他的蓝发才会让人觉得她的珍贵吧!”炤芏道。  “那么或许是我多心了。告辞。”看来从摄卫王这里也打探不出什么,可是舅父身为檀国的大祭司难道也会感觉错?  炤芏也转身离开,其实他并未对贞婧夫人说出实情,他的王兄已经让他暗中查探蓝妃的来历,他亦正准备离开檀国,去一趟巫桑。    (六)  涉芷宫永远都是那么安静。蓝妃坐在梳妆镜前,侍女刚刚帮她梳好发髻。她忽然低下头,看着手指上戴着的白玉扳指,慢慢的摩挲着,悠然出神。  “蓝妃妹妹。”一个声音打破了原本的宁静,只见贞婧夫人从外面走来,自从生下瑾熠之后,她很少离开自己的寝宫,原本宫中发生的事她很少关心,可是为了帮自己的舅父,自从在花园相见,一连三日她都到涉芷宫借与蓝妃交谈来寻找有什么异常。  蓝妃起身,她很清楚贞婧夫人来此的目的,却依旧笑着说“是夫人来了,快请坐。”  两个深宫中的女子原本都是独来独往,而此时却怀着不同的目的聚在一起谈天。正巧这时,檀王走了进来。  可檀王眼中却仿佛只有那位蓝妃,只是随便瞥了一眼旁边的贞靖夫人,道,“你怎么来了?”  瑢惜并不是不识抬举的人,檀王的冷漠她亦早已习惯,走到檀王面前行了个礼,“那么妾先告辞了。”  檀王点点头,揽过蓝妃的肩,对她说,“陪寡人去一个地方。”  “什么地方?”  没有说话,带着蓝妃到了扶姜楼。望着远方,沉默了良久。似乎早已忘记身旁女子的存在。  “不知大王为何带妾来此?”  “你可知道这里是为了怀念一个人而建,一个要寡人用一生怀念的女子。”的语气中带着沧桑与无奈,目光依旧看向远方。  “哦?那么,她现在在哪里呢?”蓝妃试探着问道。  “她,已经死了,被我害死的。”君临天下的眼中熠熠生辉,“可是有时我总有一种预感,她也许就在我的身边,在某个角落里看着我,甚至我能想到她仇恨的眼神。”  “大王。”也许因为一向寡言的檀王此时突然变得很多话,让眼前这绝色的妃子突然间怔住了,不知该说什么好。  仿佛是藏了太多的心事无人述说。次对身边的人敞开了压抑已久的内心,“有时寡人真的恨透了自己那无穷的欲望与野心,为了这些,我竟害死了我一生中的女子。如果可以,我宁愿回到当初与她一起的日子,不要什么王位,不要什么天下。” 共 7241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卵巢性不孕
哈尔滨的研究院治男科
云南哪家专治癫痫病
标签

友情链接